<rt id="c6ouo"></rt>
<acronym id="c6ouo"><center id="c6ouo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c6ouo"><small id="c6ouo"></small></rt>

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新聞 > 港聞 > 正文

香港打工仔為何幸福感低?

2022-05-19 04:23:35大公報 作者:曾敏捷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圖:有統計指出,香港年輕人要不吃不喝23年才能“上車”。

  香港生活成本高昂,居住費用更是冠絕全球,打工仔須不吃不喝23年才能“上車”,連曾是天之驕子的大學生,過去20多年的平均收入亦不進反退,由20多年前畢業時平均月入1.94萬元,跌至近年約1.8萬元,跌幅達7.2%。

  有立法會議員關注,香港人均生產總值多年來位列世界前端,但打工仔的收入追不上樓價飆升,體驗不到經濟發展的成果,加深社會不滿情緒,政府應完善現有勞工及房屋政策,增加市民幸福感、歸屬感。

  統計處最新數據顯示,本港就業人士每月收入中位數為1.87萬元,其中49%打工仔月入在2萬元以下,月入在1萬至2萬元之間的人數最多,有超過124萬人,占整體就業人口逾37%。

  大學生曾被視為天之驕子,但大學生的平均收入在過去20多年亦不進反退。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公布的數據顯示,以2018年價格計算,2019年20至24歲、擁有學士學歷的“95后”(1995至99年出生者),平均每月收入1.8萬元,較1994年20至24歲并擁有同等學歷的“70后”(1970至74年出生者)平均月入1.94萬元,下降約7.2%。

  連續12年“樓價最難負擔”

  香港生活成本高昂,其中居住費用更是冠絕全球。根據國際公共政策顧問機構Demographia今年初公布的全球城市樓價負擔能力報告,香港連續12年成為全球樓價最難負擔的城市之首,而且情況進一步惡化,樓價中位數對家庭入息中位數比率升至23.2倍,意味港人要不吃不喝23.2年才能買得起一個住宅單位,較去年的20.7倍進一步惡化,亦是調查以來最高紀錄。

  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于2022年1月10日至1月19日進行研究,訪問了706位18歲或以上的市民,結果發現46.7%家庭在房屋方面的支出負擔頗重或非常重。

  立法會議員、扶貧委員會委員鄧家彪指出,打工仔收入多年來追不上樓價,體驗不到經濟發展的成果,社會怨氣日增。他認為,要改善市民生活,首要做好工資結構,透過優化最低工資政策、檢討外判制度等,增加基層打工仔收入;豐富產業發展,為年輕人提供更多上流機會;此外,政府要加強反壟斷,加大支持本地中小微企,創造更健康的營商環境。

  議員:令市民享受經濟成果

  鄧家彪又提到,房屋支出是不少家庭的最大負擔,政府應完善針對不同階層的房屋政策,令不同階層的市民都有個“安樂窩”,增加市民的幸福感及歸屬感。他建議政府可考慮重售公屋,但限制“只住不炒”;設定及監察住屋支持占入息比例的“紅線”,一旦越界,政府就要“出招”,確保樓價不會遠超市民負擔水平。

  人力資源顧問周綺萍指出,不同世代大學畢業生收入未必適合直接比較,而近兩、三年由于疫情關系,大學畢業生起薪點,普遍無增加,即使是近年最搶手的資訊科技業,大學生起薪點亦在1.5萬至2.3萬間,視乎其專業的獨特性。她指出,薪金增長與行業前景息息相關,中長期前景被看高一線的行業包括資訊科技業、醫療及護理業。

  最低工資時薪$37.5 工會:低過綜援

  本港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,由2019年開始維持在時薪37.5元,勞工界雖曾多次要求提升,但仍遭凍結。有工會表示,若以目前最低工資計算月薪,連綜援二人家庭所得金額都不如,認為應將時薪增至最少46元,才算合理。

  勞聯主席林振昇日前指出,香港700多萬人口中,有300多萬是勞動人口,平均每名工人需養一名家庭成員。以目前二人綜援家庭為例,所得綜援、租金連水費津貼共有9658元,換算為每個月工作26天、每天工作8小時,時薪為46元。若以最低工資時薪37.5元水平計算相同工時,每月只能賺取7800元,可見最低工資水平追不上綜援金,因此,建議最低工資應提升至46元,以鼓勵市民就業。

  最低工資目前采用兩年一檢的制度,他稱會出現數據滯后,政府應采主動角色,例如當通脹上升,便應盡快再檢視最低工資;如將最低工資由時薪37.5元加至46元,增幅超過22%,希望由兩年一檢變為每年檢討。

  “做一個鐘,買不到一碟飯”

  有人寧愿領取綜援不工作,但更多是堅決靠雙手“揾食”不領綜援。今年60多歲任保安的趙伯月薪12000元,每月返工26天,每天工作12小時,折合時薪38.4元,他坦言大可不用工作,申請綜援,但他不會這樣做,“我有手有腳,做乜要畀政府養?”他贊成提高最低工資水平,讓草根打工仔生活更有尊嚴,“而家中午食個飯都50蚊,原來我做一個鐘的收入,連一碟飯都買不到。”

  記者辛苦人工低 僅三成新聞系學生入行

  記者特質是“鐵腳、馬眼、神仙肚”,但在本港屬于“高學歷、低薪金”職業,入職要求具備大學畢業程度,但薪酬偏低。近年有薪酬調查結果顯示,記者月薪為1.9萬至2萬元;有大學調查顯示,只有大約30%新聞系學生愿意畢業后入行。

  職業訓練局的媒體及傳訊業2019年度人力調查報告書顯示,受訪新聞機構有32%的編采人員月薪為約1.2萬至2萬元,57%人月薪為約2萬至3萬元。而在2016至19年間,報章及雜志雇員人數下跌約8%。而根據求職網站jobsDB的2019年薪酬調查報告,記者收入中位數約為1.9萬元。

  當記者的起薪點與私人市場起薪點拉得愈來愈遠,新聞系畢業生愿意入行的人數也在減少。

  “使命感大,但要開飯”

  “我十多年前新聞系畢業,當年兩班百多人中,只有大約十個八個同學入職新聞行業,主要做電子媒體,但而家仍留在新聞行業的,一個都無。”李小姐是中大新聞系畢業生,當年高級程度會考(A-Level)持多科“A”的成績入讀,畢業后入職新聞行業,兩年后轉行業。

  “(離開)最主要原因是收入,同私人市場相差太遠,即使有很大使命感,但人要開飯,不得不取舍。”她說同屆同學大部分入職政府,其次是從事公關等工作。

 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于2020年底及2021年初一項對本地大學生的調查結果顯示,主修新聞的學生中,只有約三成人愿意于畢業后做記者。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

日本仓井空的三级片电影、仓井空的哪些电影好看、仓井空图片电影大全、仓井空电影在线观看不卡视频、井空仓电影网手机版、仓井空所有电影最新简介、仓井空所有电影最新无弹窗、仓井空的电影高清在线看、仓井空电影网免费下载、仓井空电影在线观看在线观看